。。。。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禪!大集經云:「若人但念阿彌陀,是名無上深妙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密,六字洪名,全依梵文,未翻一字,是至真至簡之咒!既是禪又是密,又能總括三藏十二部教典,念佛真的是不可思議!



線上點播收看.淨空法師主講《2014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回)│華藏淨宗弘化網



.佛教不是宗教、不是迷信,是教育!——淨空法師


.我不是一名宗教徒,但如果我是的話,我願成為一名佛教徒。——愛因斯坦


.佛教是歷史上唯一實證的宗教。它視善良和慈悲為促進健康,不可以仇止仇。——尼采


.多種宗教的教義中,我所贊成的是佛教。——羅素


.佛教不僅不是迷信,而且是破除迷信最徹底的學理,科學造詣愈深者,愈能解釋佛經中難解的真義。——尤智表(中國科學家)


.佛陀開示的法,內容的廣大深奧,確實無與倫比!——克裏(英國學者)


.佛法主修的是智慧!它不是迷信,不是宗教,宗教是屬於神學。佛法是開發自己本性裡面本來具足的般若智慧!——淨空法師(2014淨土大經科註.35集)


.如來的正法(佛法)是人生宇宙唯一的真實!你在這個宇宙當中,不可能找到另外一種學問,講得比佛更透徹!——慧律法師(2015新春開示)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放生釋疑—回答一個常見的放生疑問(必讀)


放生釋疑—回答一個常見的放生疑問

一、放生的疑問

請問我們每次放生,常常要到鳥店買鳥,因為鳥店就只有固定那幾家,買久了,鳥店老板也就知道我們會去買鳥來放生,便事前故意去屯積,去調貨,準備好很多很多的鳥等我們去買。如此放生,早被人家算計中了,也同時助長了人家去抓鳥來給我們放,好像放生無形中更助長了別人的殺業,很多人都在罵我們笑我們愚痴,連我自己心中也有所疑惑,我實在不敢再去買鳥來放生了,是否能給我一些寶貴的意見?

二、既普遍又悲哀的現象

你問的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也是一個非常悲哀的現象。

不僅是一般人對放生多所指責批評,連自己已發心放生,甚至放生有一段時間的居士們,也常因為自己的無明業障,因為自己缺乏智慧,自己對放生善舉產生困惑,甚至對教導自己放生的善知識也產生懷疑,不自覺地被怨親債主阻撓,被魔王邪眾蠱惑!

自己用自己的愚知愚見百般推理,再加上亂聽別人用似是而非的學問邏輯,或者引用一些有名有勢的大人物或者專家、教授、學者的一些反對放生的言論,漸漸地退失了放生的初心,放棄了償債贖罪的大好機會,這種人多不勝數。

三、守住當下第一念的慈悲

放生有沒有學問?放生有很多學問,須要注意的地方很多,這是對剛接觸放生的人講的。

剛接觸放生的人,須要常常注意放生過程中物命的安危,放生地點的選擇適不適合,放生後應多待一下,以免隨後有惡人尾隨捕獵,傷及物命……等等,這些都須要透過實際的行動參與慢慢學習,因為這是放生,是救命的行為,我們應當小心審慎!

但是放生究竟有沒有學問?其實放生根本沒有學問!這個根本沒有學問就是最大最高最深的學問其實放生只是最最單純的一念慈悲心而已!

放生就是我們見物命眾生受擒受抓,失去自由,行將被砍被殺之際,一如見到自己父母手足妻女般,不忍見其苦難,遭受殺戮,發起慈悲心,予以救贖,還其自由,放其生命如此而已!只是單單純純地,由內心裡發起救贖生命的「慈悲心」。

放生根本沒有什麼如法不如法,放生就是放生!放生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放生就是普賢菩薩的大行大願,沒有什麼學問,只是一念清淨的慈悲心而已!

不須要用凡夫的愚見去自我思忖有沒有如法,是不是人家故意抓來賣我,放了以後會不會活……,只要記得「守住當下第一念的慈悲」,其他第二念,第三念,乃至無窮無盡的念頭都是虛妄,都是自己的「無明」業障在作祟!

四、妄念阻斷千千萬萬的生機

我們放鳥,到了鳥店,不忍鳥兒受擒被關,發慈悲心救他們,予以放生,一件單純的功德當日便可以完成,無數的鳥兒便可以重拾生機,在大自然開創自己另一段的生命。

但如果我們自己愚痴想成「如果我們不放,他們便不會去抓」,單單這樣一個妄念的阻撓,當日那麼多的鳥兒,就因為這一個念頭,喪失了回復自由,重拾生命的機會,我們也自己斷送了大好償債贖命的契機;以後一傳十,十傳百,漸漸地也沒有人願意去買鳥來放生了!

果真如此,所有受擒受抓的鳥兒當哭號悲泣,所有龍天護法當捶足鈍胸,所有諸佛菩薩當嘆息垂淚!而我們的所有怨親債主當燃炮慶祝,魔王邪眾當笑得合不攏口!

愚痴的我們卻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守法如法,無明障住了無數的生命與我們自己的前程,我們卻渾然不知!

五、宛如大赦的放生行動

鳥店的老板如果料到了我們會去買鳥放生,因而事先屯積,到各地批發搜購,靜靜地等待放生人士前來採買,這樣的話更值得大買特買,這有什麼好煩惱猶豫的?只要能力許可,再多再多的鳥更應當買來放生。

之前的放生一如救零零星星的死刑犯,鳥店老板為了賺錢,拼命去調各地被抓被關的鳥,集合在一起給我們放生,就如同總統大赦一樣,全國的囚犯,都將因此重獲自由!

你仔細想想,因為我們放生,鳥店老板動用各種管道,為了賺錢想盡辦法,把各地被抓被擒的鳥全部送來,等待我們解救放生。所有苦難的鳥兒當欣喜若狂,所有龍天護法當手舞足蹈,所有諸佛菩薩當滿心歡喜,而我們所有的怨親債主當頹頭喪氣,魔王邪眾當氣得橫眉豎眼!

如此天大的功德,如果我們卻因「怕別人算計了,預先準備給我們買」這種妄念,遂自我放棄,自我阻礙,愚痴地自以為自己很如法,慶幸自己放生放得有學有問,有法有則,這就是最大最大的不幸!

六、鳥店一如等待大赦的囚犯集中營

我們稍微用腦筋去想一想,如果今天我們不再放生,不再放鳥了,那些捕鳥的獵人就從此不抓鳥了嗎?賣鳥的鳥店就從此關門,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鳥照樣抓,捕網照樣撒,鳥店照樣開。漂亮名貴的鳥,被抓去買賣,關入牢籠,供人賞玩;外形枯瘦,價值不高的鳥可能被賣去燉補燒烤,或者一串串當成「烤小鳥」沿街叫賣,更可能因為一文不名,落入網中,獵人只挑有價值的轉賣,不值錢的便被隨手脖子一擰,陳屍於荒郊野地之中。

如果真有專賣放生的鳥店,那也無妨,你只管去買,只管去放,放生就是放生,放生絕對絕對是一件好事。

放生的鳥店,宛如等待大赦的囚犯集中營,鳥兒一則以喜,喜的是可能有機會值遇善人放生受救,鳥兒一則以懼,懼的是我們打消了放生念頭,推三阻四,他們就一點存活的機會都沒有了!

你當下退轉了放生的念頭,(不管是任何理由),當下那些鳥就失去了重獲自由,重拾生命的機會,甚至連帶地以後他們的同伴更將被無情地殺害,連一絲送到鳥店等著被放生的機會都沒有!

七、別讓知識學問框住了慈悲心

我們學習放生,所有的知識學問,經驗方法就只是幫助我們放生,成全生命,長養慈悲而已,那些知識只是為了協助我們發揮慈悲心去解救眾生的苦難,而不是拿那些知識來框住我們,限制我們的慈悲,阻礙我們去放生。

當我們真正放生時,所有一切的知識學問都應捨掉,都應放下,只留那一念我們對待眾生清清淨淨的慈悲,這才是放生真正的意義。

正如同我們被教導一定要在合法的醫院,有合格的醫生,有完善的設備才能進行手術,但是在戰亂中,在蠻荒裡,如果一定還要堅持萬事俱全才打算進行手術,卻無視於眼前奄奄一息,命在垂危的傷重生命,如此「守法守紀」,如此「如法而行」,豈不是顛倒至極!

原本放生一念清淨的慈悲心,卻因無知的凡夫妄加扭曲,才有如今那麼多的懷疑,那麼多的毀謗,甚至那麼多的阻撓,那麼多的輕蔑,這真是吾人當痛切反省的!

八、提倡放生的善知識難遇難逢

最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如果沒有人教你放生,指導你放生,那你不懂放生、不會放生還情有可原!如果有位非常難得難逢的善知識,教你放生,指導你放生,而你還不肯放生,或者放生放了一段時間,對放生產生質疑退轉,甚至對善知識產生毀謗懷疑,更有甚者,自以為是,不聽從善知識的指導,以為自己是個專家,以盲引盲,亂用愚知愚見去渲染放生,誤導放生,卻不知自己與周遭同伴都已淪入魔道,落為魔子魔孫而不自知!

放生一事,看似非常簡單,其間的道理非常深奧,非真正明眼具足智慧的人無法明白!非真正有修為具足定見的人無法提倡!

試觀自佛陀以來,歷代提倡放生的諸祖大德,那大位不是行持操守,知識見地炫耀古今而受萬人景仰。從隨朝的智者大師,到宋朝的永明大師,到明朝的蓮池大師憨山大師到民國印光大師虛雲老和尚,那一位不是苦口婆心廣勸世人放生,並且親身實踐力行放生!

九、井底之蛙愚知愚見

而今末法式微,眾生業重福薄,善知識幾不可見,而提倡放生的善知識更是少之又少,若有千載難逢的機會得遇一位提倡放生的善知識,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竭心護持,奉事請益。

奈何吾輩凡夫卻又瞎眼顛倒,聽從邪師邪友,不願意放生,批評放生者有之,自生我執我慢,對於放生,聽不進善知識的指正,自生異見,自以為是者有之。

殊不知我們只是業地凡夫,根機愚劣,善知識的修持見地,不是吾人所能明瞭於萬一的,對於放生的真諦,也不是吾人所能了解於萬一的。

如果你懷疑放生,懷疑善知識,那你也等於懷疑智者大師、永明大師、蓮池大師、憨山大師、印光大師、虛雲老師尚?甚至你更等於懷疑至高無上的佛陀了,因為放生正是佛陀親口告誡我們長養慈悲,消罪消愆的最好方法。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不知虛心請益,不知慚愧自省,還以為自己有獨到的見解,而不聽從善知識的指導,井底之蛙,小知小見,愚知愚見,莫此為甚,還不趕快懺悔認錯,改邪歸正,護法神是饒不了你的,因果報應也是逃不了的!

十、印祖警訓

印光大師在《南潯極樂寺重修放生池疏》中早已明明白白地訓勉我們:戒殺放生之事,淺而易見。戒殺放生之理,深而難明。若不明其理,縱能行其事,其心絕不能至誠惻怛。其福田利益,亦隨其心量而致成微淺。倘遇不知者阻誹,遂可被彼所轉,而一腔善心,隨即消滅者有之。

放生一事,事雖簡而理甚深,到底不是我們鄙俗凡夫所能真正體會了解的。但只要我們堅持放生,信願放生,跟隨佛陀,跟隨歷代諸祖大德,跟隨善知識的步伐,努力實踐,終生不悔不倦,對於我們的生命,必能積聚無窮無盡的福善因緣,對於我們念佛往生的道業,更將有深遠的影響!

但願所有世人,廣行放生;更願所有念佛人,常行放生;因為放生功德,最為第一,捨此不行,是謂癡狂!

◎摘自圓因法師著《放生問答—放生文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