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禪!大集經云:「若人但念阿彌陀,是名無上深妙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密,六字洪名,全依梵文,未翻一字,是至真至簡之咒!既是禪又是密,又能總括三藏十二部教典,念佛真的是不可思議!



線上點播收看.淨空法師主講《2014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回)│華藏淨宗弘化網



.佛教不是宗教、不是迷信,是教育!——淨空法師


.我不是一名宗教徒,但如果我是的話,我願成為一名佛教徒。——愛因斯坦


.佛教是歷史上唯一實證的宗教。它視善良和慈悲為促進健康,不可以仇止仇。——尼采


.多種宗教的教義中,我所贊成的是佛教。——羅素


.佛教不僅不是迷信,而且是破除迷信最徹底的學理,科學造詣愈深者,愈能解釋佛經中難解的真義。——尤智表(中國科學家)


.佛陀開示的法,內容的廣大深奧,確實無與倫比!——克裏(英國學者)


.佛法主修的是智慧!它不是迷信,不是宗教,宗教是屬於神學。佛法是開發自己本性裡面本來具足的般若智慧!——淨空法師(2014淨土大經科註.35集)


.如來的正法(佛法)是人生宇宙唯一的真實!你在這個宇宙當中,不可能找到另外一種學問,講得比佛更透徹!——慧律法師(2015新春開示)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疑惑念佛,依然感得預知時至,安然往生

清音居士

2006年陰曆5月初5晚5:55分,我五十九歲的父親在我和弟妹的念佛聲中安詳往生。

父親能在命終前一個月才肯念佛,中間又反復懷疑,或而暫信旋又不信,卻終感得預知時至,隨佛而行。

父親為我作了大證明:佛語無妄,別管你是啥樣,只管稱名,佛必來迎!

父於2004年12月底查出肺癌,元旦前開刀手術。雖開膛破肚又卸下二根肋骨,醫生手探之,見瘤包在血管上,不能動它,便迅速原封縫合上。親人們對父謊稱:已摘除,一切順利,挺好的,成功。後來又打化療又是放療,父雖是一讀書聰明人,此時卻也不願面對現實,從不敢相信自已是癌症,但我知他是在借著親人們的謊言而繼續逃避死亡。

父親一生啥也不信,是個倔強固執的人,純唯物論者。一提佛,他就說那是迷信。我知父親應是難度之人,遂決定不再強勸念佛以待機緣。我只能做我能做的,便在佛前發願:願捨壽20年與我父,祈願他早日回心念佛,今生隨佛往生西方,永不再受輪迴苦!每天所念佛,均迴向與他,祈佛力加持。而那些日子裏,我父每日忙得不可開交,這好藥那偏方的,所有都用上,一心要治好病。

直至2006年陰曆3月底病重住院。因在此前幾日,他仍不死心要上長春再檢查,我二姑夫與大家商量說,對他說實話吧,咋折騰也就這樣了,別讓他再浪費錢了。遂告之實情:哥啊,你是肺癌現已擴散到骨癌。父聽後一連三日未說話,隨後病加重,住院。

在他真正面對死亡的宣判那天,我知機緣已到,開口第一次勸念佛,父把我好個罵,叫我莫要再登他的門。他向我搞醫的姑姑說我這是想讓他早點死啊,我姑本身就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把我大訓一頓,不讓我再對父提他不愛聽的佛。

我對姑姑說:「你們做為兄妹,你從醫學、科學用盡了治療方法,解決了我爸病苦了嗎?人在面對死亡的那種恐懼,你能真正理解並能為他擺脫嗎?你說的那些不解決實際問題的安慰與謊言,他心裏沒數嗎?有用嗎?而我要對我爸說的,是他一輩子都沒有聽到過的,不僅會解決他的病苦,而且讓他不再恐懼死去,將來更是有個好去處,不好嗎?!」所以我不顧一切下定決心勸他念佛,我知道一定會在佛力加持下說服我的父親!

住院。我更珍惜這個機緣,從住院這天起,我就邊給他按摩或邊擦身時,對他講說念佛的好處、佛不可思議的誓願:又不花你一分錢,還少遭了罪,命終時佛現前來迎,沒有任何恐懼,隨佛往西方永不再受苦,多好!又舉出身邊念佛人的真人真事,果真見父已動心,他雖嘴上不說,但肯靜靜地聽我講了,不再開罵!父說,即然就是這病了,還住這院幹什麼?!便出院。

出院剛回家,弟媳順機緣從母親房中拿來念佛機給父聽,我對他講:這曲子是李娜唱的,她不是已出家了嘛。父親認真聽後大哭,說:就這六個字兒,太感動人了!我心大喜,沒等歡喜完只聽父親繼續哭著說:多好的孩子,出家了!這都是什麼他媽的世道,把好人都逼完了!……我一聽,他這是哭錯了,哭人家李娜出了家!但也由此,他不再拒絕佛名,每天都聽這佛曲。

聽了5、6天,因我弟弟晚上陪他,所以我讓父親在晚上更要聽佛曲,心裏跟著念就行。

隨後,4月初1晚開始一直到初7晚,我叫弟弟回家,我來陪伴父親。晚上我倆一直念佛,夜間怨親債主討得更厲害,弄得父親痛苦不堪,眼睛都要睜出來,得拼命喘氣!我就讓他手把在我的肩頭,從房子這頭走到那頭,領著他一步一字地唱佛名。第一夜是前半夜睡一點,再沒睡;第二夜是後半夜睡一點,其餘時間不睡,很是痛苦!走一會兒就得坐下,再躺下,再翻身,再起來,再走……咋地也不行,但我鼓勵著我的父親一直不停念著佛……

佛力就這麼不可思議!從第一夜陪父親念佛起,直到他命終,一片止痛藥也沒再吃過!在此夜之前,我父每2小時一吃嗎啡也抵不住地疼痛!父親從病重住院就算臥床了,骨癌影響到他的行走。而在我陪他念佛那晚後的第三天早上,他已能獨自入廁、獨自到飯廳去吃飯了!雖還是憋氣、疼痛,但這已是天差地遠了,我父終於在佛力加持下,重罪輕償。父親的迅速好轉,他卻不以為意,這樣念佛近十天時,我姑她們來看望他,在吃飯時,他說:我至今對佛啊,還是不信!

那段日子為父母放往生碟片,他亦說:都是假的,騙人的,演戲給人看!母親分析說:這些日子他也不太念佛了,可能是見念一個死一個,還是貪戀人世吧,不想死。我聽後想,隨緣吧,佛力自會調伏他的。

終在往生前10天,也就是陽曆5月22日下午,他對母親說:人活著有啥意思,不就是一口氣嗎?太遭罪了,我還是念佛跟他走吧!我母問:這房子放下了?(因才住的樓)你老婆我,也放下了?財產放下了?父答:一切都放了,跟佛走吧。

24日夜夢阿彌陀佛,一身白衣,站在那裏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靜靜地看著父親。我對他說:爸爸你不是一生什麼都不信嗎?不信佛不信鬼不信輪迴不信報應,這回佛是讓你真實地看到他,啥也不必對你說了啊。

27日早上,母見父又尿濕給他備的尿布濕,便逗他:「你怎麼又尿床了?小孩啊?」父說:「你就再辛苦辛苦吧,最多再尿十天吧,以後就再也不尿了。」

28日下午3:30左右(往生前4天),我一進家門我母便說:「快!你爸生病以來頭一次主動要排便,剛才去蹲了,沒蹲出來。」我說:「不能啊,二天前才給他摳完屎,咋還要排?行啊,既然我爸說想排,那就再去一次吧。」我便讓他抬起屁股,往裏打了一針管我自製的肥皂水,剛打上父就喊快拉出來了,我便快速扶進廁所。這次排得太多太多,最後幾個屎蛋竟如驢糞蛋那樣大,似乎把腸子頭上的屎全排淨了。扶他上床後,我到母親屋說:「我爸這是淨身了,快往生了。」母不信:「啥?你爸這不恢復得挺好的?人可不是一下子就死得那麼容易的!」

29日午後(往生前3天),我去看父。見母為父擦完身子正端著盆出來。母坐下對我說:「你爸剛才說,再過3、4天就要跟佛走了。我問他是佛來告訴你的嗎?他說不是,是我自已預計的。」母以為他開玩笑,便也玩笑著說:「後天就是端午節了,那你過完節再走吧。」父點點頭答應。(我上午去看父時,母說他頭一次不主動起床了,似乎病重了。)母說:「早上就吃了一口油條喝了二口豆漿」。從這時起至往生,父便不再進食進水了。

31日早(端午節),我從客廳床起來直奔父,驚見他滿臉豆大的汗,再掀被一瞧,全身濕透,喊他已無反應,就像在安詳地熟睡,我知父親今日往生必無疑!母忙叫當醫生的姑姑前來,測已無血壓心跳加快,完全是臨終表像了,我姑眼淚直落。

阿彌陀佛護佑,一切無障礙!我母我姑極力要送醫院,我不讓。我說:「請你們成全我爸吧,這可是生死大事!就讓我爸安心自在地走吧!去醫院又能做啥?扎針?搶救?把我爸折騰一頓不但救不回他的命,而且還讓他受了無盡的痛苦折磨,他會恨你們的,別害我爸吧……」姑夫聽後說:「那就別送了,別折騰他了。」於是,我的父親就在家中等佛來迎!

一切安排妥當,父親被安置在客廳一張大板上,右側吉祥臥。倒不是因為我執意要他如此,而是一平躺就呼吸急促並有痰響,而一右側過來,便安詳如睡。我便坐在父前一面開示一面與弟媳敲著引磬念佛,我知父雖現安詳沉睡相,但神識清醒得很,每開示一段就喊父親一聲請隨我們念佛。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下午,突然有個念頭沖進心中便對父說:「爸,今天是5月初5,你晚上5點跟佛走行不行?我喜歡這個5啊。」說完回頭一看表還差3、4分鐘到5點:「唉呀,爸,不趕趟了!行啊,反正佛一來你就一定跟他走啊,隨你便吧!」不一會兒,父已一天面無表情的臉居然露出孩子一樣開心喜悅的笑容,我知,父定是見到佛了!又過一會兒,笑容消失,閉了近一天的眼睛緩緩張開,目光有神不散亂,但直視前方不轉動。我和弟及弟媳趕快叫在屋裏母與舅出來看看我爸,每個人在我爸眼前晃了一遍,我想是他在辭別吧。

終於我見到了父親命終一刻,氣斷在我們不斷的念佛聲中了:渾身一震,眼皮一抬,口中同時流下一股清清的水,而後,眼簾緩緩下落,身體像沙堆一樣緩緩下沉,直沉到底,再也不動……我眼看著我的父親那安詳的面容,繼續念佛,一聲二聲、五聲,他依然一動不動,我知他永遠地離開這個塵世,隨佛去了……一回頭,見時鐘,5:55!我沒有眼淚只有狂喜與震撼:父親滿了我母親的願:過了節再走;現在又滿了我的願,為我多占上2個5!

父親預知時至,我就知父親必往生必無疑,不必叫助念蓮友來,又一想,因我家沒人信佛,都是無神論者,我要借助這個助念形式,讓所有來這的親朋好友都有著終身難忘的記憶,希望他們在那一天一定會記起我父親的奇蹟!

助念團在郭老居士的帶領下,輪班助念12小時。郭老居士問我是否還想讓他們再來,我說不必了。此後就打開供放機唱著名號,我亦坐其面前唱佛名。24小時後,我為父親換衣服,親人們輔助,父全身關節屈伸自如,將父親扶起坐著穿上衣時,他便隨我們穿衣動作左右倒,甚是柔軟,如活著一樣。在為父換衣前,搞醫的姑姑哭得夠嗆,訓我一點科學也不懂!她哥穿不上衣服了!她見死人多了,她料定一定梆梆硬了,穿不上的。現見父親全身柔軟,再也不哭。到出殯這天早上,她來摸父親的手,驚歎道:「怎麼比昨天還軟乎?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我心想:你用科學去解釋吧……

6月2日早7點,父親火化。骨灰中有少許顏色的骨質:紅、黃、綠、藍、黑。其中還有比小手指甲還小的類似舍利花的潔白骨頭!有趣的是,我的那些無神論的親人們說那些帶顏色的就是癌症所表現出來的狀態!我也不想解釋些什麼了,只願他們記得念佛就好!

弟弟手捧著骨灰包,我托著一大包這幾日佛前供花的花瓣花葉,我們要來完成父親最後的心願,他囑託我的母親一定要將他的骨灰撒在江中。親朋好友上百人都來送別,一部分人們隨我們來到江邊,一部分人站在江堤上,都在注視著這一時刻。站在由岸邊伸向江水中的一塊巨大的長石,弟弟與總管向江水中灑著父親的骨灰,我把花瓣與花葉都分給隨我們在江邊人們的手中,讓他們也為父親送上最美的祝福。只見隨著骨灰的撒落,美麗的花瓣花葉亦紛飛於江面,皆隨江水彎延而下,真美啊,那是靜諡莊嚴的美……

我的父親,這位謗佛謗法的眾生,今生還造了無量殺業:殺雞、殺蛇、殺野物……生病期間,哪怕下著大雪也要去喝狗肉湯。他沒念一經沒持一咒,勸他放生,他說只給2毛錢!就這樣一個罪惡生死凡夫,肯去念佛僅一月餘五日,便預知時至往生西方!

感歎佛恩無以為報,感慨佛號功德不可思議……蓮友們,讓我們都安心快樂地念佛吧,今生,跟彌陀慈父回家!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http://www.淨土宗.or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